當前位置

首頁 > 故事大全 > 愛情故事 > 愛刺穿心

愛刺穿心

推薦人:華音流韶 來源: 網友推薦 時間: 2015-06-05 09:00 閱讀:
愛刺穿心
她離開了,留下漠然一個人留在這座城池,走的是歲月。

  回憶,刻骨銘心,糾結著他柔弱的內心,沒有任何實質的意義,帶給漠然的同樣是一場風花雪夜后的刺痛。

  窗外城市尚未安睡,紗窗過于細密,風強于堅硬。屋內燈光接近灰暗,墻皮脫落爬滿陳舊的裂痕。漠然關了燈,點燃一支煙,火光在夜的懷里顫抖,煙霧布滿小屋,他在這個深夜難入睡。

  紛亂的記憶總困繞現實的美滿,都四個星期未去上課,四個星期未下樓。她的踏入是第四星期的黃昏,漠然隱忍著對她的無奈,屋內一片凌亂,桌上擺著未寫完的詩稿,文字清舞飛揚,支離破碎地躺在桌子中央。漠然是一個難以融世俗的輕狂詩人。不,他是很少離開屬于他的這件破敗的房間,他極冷漠,白天隔絕進入都市的繁華,躲在屋里創造屬于自己情感的歸宿。

  愛刺穿心

  漠然很想要一個出口,發泄隱忍已久的落寞,可每個人都很忙,不忍打擾,他怕會讓莫名的愁緒淹沒,屬于此間房的故事已埋葬,而她兩年后又沉默的隱藏在此地度過屬于青春的大學,墮落接近頹廢卻難以豪邁的抽離。

  故事屬于漠然一個人,她的闖入遲了20年,歲月剝落了太多關于她的一切,漠然只是在盲目的扼殺他自己,背影落寞,消瘦。回憶的兩端站著一個他,眼眸暗淡說不清的往事同此刻無關,完全是在迷亂。

  夜放縱著生命,生命放縱著曾經。

  漠然握著她冰涼的手,吻她消退的容顏。雙唇合攏,豪無年齡的隔膜。她看著他憂郁的眼里混合著她給的歡快,他看見她,回春的紅暈。

  是時間太長,催毀著愛情向毀滅的方向發展,還是欲望埋葬了愛情。纏繞的身體貼上陌生的味道卻難影響欲望的火光。

  他不懂她,她也不懂他,除了寂寞和味道。

  詩稿又增一層。她握著他的手,默默的訴說。

  緊緊相擁后,她說;“我們離開,跟我走。”

  漠然手中的詩落地無聲,難以預料的事滑落紙間。

  他和她同是愛的尤物嗎?難已步調統一,也可能會在路途中弄丟彼此,她只是在尋找一個死亡的詩人,而漠然只是個成長的詩人,也許她錯了,也許是漠然累了,他懷想著另一個她會乘著櫻花歸來。

  所有的也許被她的成熟微笑一一化解,她的淚水很快落地,漠然的心很疼,難阻止。

  他的沉默被凌亂的長發埋沒。

  愛情,來的太早,消亡如閃電;來的太遲,各自相離20年。卻在此刻任憑它瘋狂的占據彼此。

  假如她的詩人情人未離去,在假如漠然不是自命的詩人,又假如命運不捉弄一個感傷的詩人。他們將如斷層一般守在各自的年代,沉淀于歷史的巖層。

  他依舊還記得在這座小樓同昔陽血與肉的相溶,開啟了成長和傷懷的大門,最致命的是從此昔陽消失在他的詩行里,難已名狀。

  漠然想到此,心難已阻擋抽離的疼,文字難道是對失敗愛情的詮釋嗎?文字,是每一滴血和肉混合的符號,詩是論證文字精魂的土壤,詩是文字的名片。他與她的愛,漂浮在空間,唯一能證明的是愛。

  泛濫的愛是詩人致命的魔鬼,也是淡忘刺激的偏方。

  漠然最終決定躺在床上,寫完終結的詩篇。

  她輕推入門,坐下,繼續抽煙,修長的大腿裸露在他的眼前,她依舊保持一種姿勢不動,她的憂傷夾帶著女人成熟特有的朦朧,漠然斜靠在床沿邊,表情淡漠。

  她說:漠然你讓我心碎掉了,她難走進他的心,她坦白了過去征服過無數的男人最后被詩人征服,她說她不甘心。漠然看見她特有的冷艷和憂郁的嫵媚的深邃的眼神,差一點就醉在她的眼里。

  漠然說:我不是詩人,我恨寫詩的人,我沒有詩人的血統,只是偶然的傷造就著一個落魄的我成為一個自命的狂人。

  “不,你不用騙我”

  “我真不騙你,騙你的人在云端”

  她起身,他們擁抱,她輕而急促的呻吟,絕美的呻吟令他心醉。

  她閉上眼,云雨后顯然很累,左手抓著漠然,腦海里幻化了太多虛構的意境,構建起詩歌的美。

  她40歲,躺在一個自命詩人懷里,是她錯了,還是他糟蹋了詩,她那成熟令漠然狂亂的難以自拔。

  她輕輕離開,揮手上了三樓,漠然起身坐在桌前,文思難已如尿甭,首次撕碎詩稿,紙片如雪孤獨地落滿房間,他分明看見有人在同自己微笑,卻又難認出是誰,他低頭,長發遮住他慌亂的內心。

  漠然想心不是肉卻被無形的思緒刺疼。

  兩周后聽說學校記了漠然的大過,M說:還是去系上認錯或者去系主任家上香,漠然謝謝M同學的提醒,如果這樣自己就很賤,我真想離開了,詩的終結總難完結。

  M是漠然的大學同學,是一個有著憂傷內心,外表強大的女人,也是漠然唯一一個女性朋友,或者叫做知己。

  在漠然看來人生自此心字已成灰,躲避在屬于自己的小屋,斜靠床沿,抽著煙,空氣里布滿煙草的味道,突然門被推開,圣羅蘭香水強奸了原有的味道,她靠近漠然,漠然微閉著眼,打量著她的黑色晚禮服,她白皙的皮膚,黑色水晶提包,冷暖變遷的眼眸。

  漠然換了一下斜靠著的姿勢,右手支起上半身,臉上零亂的胡須,眼神極冷的看她,她冷艷的容顏如黑玫瑰開放在深夜,絢爛,高貴。

  “ 我們走好嗎?浪跡天涯”她說。

  “我那也不去,也不想天涯,空守著一桌,一椅,一張床就夠了”漠然依舊抽著煙,吐著煙圈。

  “搬上來同我住”她靠近他,靠在他的懷里。

  “我那也不去”

  床上的詩落地,猶如大廈倒塌。

  他們又彼此微笑,抽著煙,煙難以承載彼此的寂寞,漠然低頭寫詩,風穿過紗窗,穿過他們的身體,她纏繞著他,時間走了很長一段距離。

  “我們結婚好嗎?”

  “為什么?”

  “你是詩人,你桌上堆滿詩”

  “我們彼此不愛“

  “錯,我愛詩人“

  “我不是詩人,我是寫詩的人“

  “都一樣”

  選擇無任何意義,漠然選擇仍然寫屬于自己的文字。

  寒風強暴著冷空氣,感覺虛脫,漠然扔掉詩,倦縮在被里,門又被她打開,她顯然是黑色的幽靈,她握緊著漠然冰涼的雙手,慰籍著他空洞的靈魂。

  “回學校去好嗎?”漠然分明覺得是在夢魘。

  下樓,穿過大街,彼此握緊雙手。進校大門,宣傳欄上寫著詩人:寒血。

  漠然看見她微笑,她說她找到,心無痕跡,憂郁的詩人。

  轉身快步出校大門,天公不作美意外的被系主任撞見,主任向漠然微笑,表情夸張,令漠然很反感。

  系主任說:經過我們的商議撤消你記大過的處分。

  “我無所謂”漠然說著依舊很無奈的微笑。

  因為你是學校唯一的詩人。

  漠然示意想離開,還沒有等系主任反應過來漠然就快步消失在人群里。

  她緊跟著漠然,滿臉如花,他沒有很興奮,反而很安靜,她顯的不安,似乎覺察出一些泯沒了的記憶,她不安的望著空蕩的房間,企圖安慰漠然。

  遠處街燈下,兩條狗并排著肆無忌憚,很親熱的象著小巷深處走去,最后消失在漠然的視線外。

  她起身吻漠然,她的吻,吻碎了他隱藏數年的罪惡,吻疼了詩人憂郁的靈魂,吻落了情愛的芬芳。

  然后她離開,帶著不安的心情離開。

  不斷有人登門拜訪,漠然常常懷疑自己是詩人嗎?躺在床上擁著她的軀體,望著桌上加厚的詩稿,發著呆,難以刻意的歡笑。

  很快,Z市的寒冬在梧桐的枝頭狂亂的呼嘯而過,漠然的記憶很快燃盡。元旦,詩艱難進展,她默默為漠然奔勞。

  也許愛情是美女,用彼此的淚水沐浴,命運很扯淡的同漠然開著玩笑,漠然最后還是和她牽手走在繁華的步行街,遇見同學,他們叫漠漠詩人,漠然又看見她燦爛的笑容展放在夜空,她冷艷的美在次令人狂亂。

  漠然對她說:40歲的你更象一朵黑玫瑰,啜飲著我的青春。她笑而不答,漠然本很想告訴她今天是自己20歲的生日,可他沒說。

  夜空開出大朵大朵的煙花后,漠然牽著她的手站在步行街的街頭,默默無語。

  她說:原來煙花的寂寞是淀放后墜落的灰燼,所有的人都抬頭,漠然低頭,寂寞就在他低頭那一刻燃燒。

  元旦,漠然20歲的歲月流淌于掙扎過的每一個腳印里,深夜她又瘋狂的同漠然交歡,難以想象的瘋狂,似乎她想把所有的激情一次燃盡。

  漠然累的喘息,靜下來后再次抽了支煙,煙霧又一次穿透彼此的身體,越過詩稿,赤身起床坐在桌旁,觸摸詩,漠然還是詩人,詩人是漠然,漠然瘋狂的笑,笑聲震撼著樓房,她起身緊緊抱著漠然說:她愛漠然,不只愛詩人。

  漸漸平息的是窗外的寒風,接著漫天的雪花紛紛揚揚,在街燈的映照下,雪花靜默的隨著他們的笑落地。

  下雪了,她上樓,拿了件長衣,披在漠然的身上。漠然僵硬的站著,聞著陌生的味道,深邃,憂郁,狂野。沉默彼此無語。

  她說她很怕,怕漠然……

  當漠然再次回到學校,走在校園光禿禿的梧桐樹下,感覺心口堵了好多東西,而全身像被抽空,虛脫的讓他害怕,諾大的校園,只是一座空空的城,漠然只是個過客,詩人,始終是形單影只。

  在人學院門口,有人指著漠然的背影說“那個人,是瘋子,是詩人;是詩人,是瘋子……”

  漠然聽見這些話語頭猛然疼的厲害,他瘋狂的沖出學校,左耳進來詩人,右耳進來瘋子,原來詩人同瘋子是劃等號的。

  在大街上,漠然看見風穿過自己的身體,看見陽光像火焰一樣燃燒大地,看見行人的上空,布滿著鼠疫,布滿著魔鬼,所有的一切都像漠然微笑,漠然看見行人的心臟里無數邪惡的念頭在膨脹,看見行人眼里無數的光像帶血的刺刀,刺刀刺向他,他的心血順著刀的抽離瞬間奔涌出來,溫熱的血染紅大街。

  她在行人中艱難的奔跑,黑色的禮服,像幽靈的血,向漠然奔流而來,她手里抱著漠然所有的詩稿,詩飄在空中,所有的文字,音律,在舞蹈…。

  漠然張口,喊她的名字——血雪……

  心口的血像黃河決堤一樣宏偉,漠然微笑著看鮮血淹沒行人,起風了,漠然即將閉上的眼里看見一輛客車向她飛去,他張口,無聲,所有詩都在飛,她倒在漠然的血泊里,詩遮蓋著她。

  數秒后,他們的靈魂相遇,一起嘲笑在距離一公尺的彼此的軀體,嘲笑滿大街的詩,他們解脫了。

  “我不愛你,我愛的仍是詩人”她的魂魄說

  “我不是詩人,你錯了,我只是寫詩的人”

  兩個靈魂狂笑,被一陣警報聲驚擾,尸體被拉走,剩下兩個靈魂背靠背,女的40歲,男的20歲。

  天空飄起了雪,所有的雪都是紅色的,落地滿世界的血。

  “血雪,你真的愛詩人嗎?

  “漠然我喊你的小名好嗎?寒血,我們離開好嗎?”

  一陣雷聲,擊碎他們的靈魂

  大地被血染紅,詩和詩人被行人踩碎。

  第二日,Z市某高校傳出,一個大學生突然死亡,經過法醫的仔細檢驗,終究查不出死因。

你可能也喜歡這些

贊助推薦

微彩宝平台微彩宝主页微彩宝网站微彩宝官网微彩宝娱乐 汕头 | 黑龙江哈尔滨 | 厦门 | 龙口 | 新泰 | 长葛 | 诸城 | 大庆 | 台北 | 平凉 | 衢州 | 怀化 | 六盘水 | 建湖 | 崇左 | 伊犁 | 香港香港 | 江苏苏州 | 汉川 | 海拉尔 | 灌南 | 曹县 | 庆阳 | 芜湖 | 濮阳 | 永新 | 东海 | 芜湖 | 绥化 | 诸暨 | 包头 | 阳江 | 曲靖 | 甘孜 | 河北石家庄 | 日喀则 | 桐城 | 亳州 | 任丘 | 承德 | 赤峰 | 澳门澳门 | 伊犁 | 淮安 | 南京 | 五指山 | 芜湖 | 天水 | 徐州 | 台中 | 十堰 | 白城 | 临沧 | 本溪 | 保定 | 莆田 | 张家口 | 赣州 | 黄山 | 泗阳 | 常州 | 齐齐哈尔 | 金华 | 广西南宁 | 克拉玛依 | 梧州 | 仁寿 | 德清 | 铜川 | 阿拉尔 | 肥城 | 莆田 | 白银 | 衡水 | 灵宝 | 红河 | 西藏拉萨 | 来宾 | 自贡 | 保山 | 茂名 | 石嘴山 | 扬州 | 临汾 | 台湾台湾 | 那曲 | 黄石 | 东阳 | 安吉 | 项城 | 吴忠 | 三沙 | 禹州 | 海拉尔 | 延边 | 河源 | 莱州 |